极夜

愿你的梦里只有无止境的狂风和我的爱

瓦不管看着走在他前面的那个背影:青春、活力、意气风发。所有的美好都集中在那一个人的身上了
“我爱你”瓦不管小声地说,
“嗯?管管你刚刚说什么?”老白回过头,脸上仍洋溢着刚刚和未婚妻通话时灿烂的笑容。
我爱你,但你不久之后就要结婚了。
“我说快走,猪精欧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白”
那是瓦不管最后一次自然地拉住老白的手,大步向前走。

一点HP趴的想法

于是larry迅速地从怀里掏出魔杖,用它抵住Travis的胸口,一副随时准备发咒的样子。他就像是一只被对方找到了弱点的狼,恶狠狠地发出警告:“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Travis,sal比你聪明的多,还是先拯救你那糟成一团的魔药论文再来找我们的茬吧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房间里只有一面大镜子,它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都映照了下来,当然这其中也包括站在镜子前的sal。他照了镜子,可什么也没发生。好吧,这也许只是个小小恶作剧。
就在他正打算离开的时候,镜子里渐渐浮现出了一个人影――是那个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,larry。他迟疑地伸出手,接近镜面,指尖传来的只有玻璃冰冷的质感。这一切不是真的,他知道。可镜子...

“因为比起你来说,这更像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,虚无又飘渺。”

朋友避暑的时候拍的一张

然后我意识到,我眼前的一切:包括了所有宇宙里的黑洞、热带林间的沼泽 、挪威上方的星空和遥远极地的北极光;甚至就连现在轻轻拂过我脸颊的风,都是由你组成的。
我若说这是爱,你会怪我吗?

你吻上的是玫瑰,说话的却是鲶鱼。

听我说,我隐瞒了我最重要的感受。
我热爱着她的一切:她的肉体;她的灵魂;她的爱与她的恨。
可每当我哼唱起她,
她旋转在我的舌尖时,
我都难过得像一位快要昏厥过去的老人,
感觉昏昏沉沉,
就随着幻境迷失在这儿了。

你知道太阳总会再升起来的。

爱她似乎花费了你太多的精力,
以至于你没法再顾及过去,
于是你停留在了十二月的严寒里,
无论是过去、
现在、
还是未来。

© 泣泣茗 | Powered by LOFTER